核污水的始作俑者日本东电年入3700亿排海只因最便宜

2021-04-15 11:32:20 来源:21世纪商业评论
核污水的始作俑者日本东电年入3700亿排海只因最便宜

  原标题:核污水的“始作俑者”日本东电:年入3700亿,排海只因最便宜?

  4月13日,日本政府正式决定,向海洋排放福岛第一核电站的核污水,预计2年后将完成设备审查和施工开始排放。

  核废水处理最终方案引来争议一片,日本政府和东京电力(下称“东电”)被推至风口浪尖。尤其是2011年福岛核事故背后的“始作俑者”、直接负责运营福岛第一核电站的东电,在决定公布之前已因管理疏漏,发生数次核废水泄漏事故,屡遭信用危机。

  过去10年,饱受诟病的东电也备受福岛核事故冲击,股价从最高的每股2000日元跌至337日元。多年在数据和维护上的隐瞒,加上这次核污水惹了众怒,东电还将长期在企业形象受损、前景堪忧的阴影中徘徊。

  一年净利润30亿元

  东电成立于1951年,是日本一家集发电、输电和配电于一体的大型电力企业,是亚洲最大的电力企业之一。官网显示,东电提供的运行东京都会区(日本经济的心脏)所需的电力,约占日本总耗电量的三分之一。2008财年度,其电量产量达到了2890亿千瓦时,相当于意大利一年的电力消耗量。

  福岛核电站由福岛一站、福岛二站组成,共10台机组(一站6台,二站4台),负责运营公司均为东电。在福岛核事故之前,福岛一站的6个机组为日本提供了近5GW( 500万千瓦时)的电力,约占日本电力的1.5%。

  凭借极强的市场垄断地位,2010财年东电创造了1338亿日元的利润,福岛核事故后,开始走下坡路。

  截至2011年3月31日的2011财年,因应对福岛第一核电站震后核危机产生大量费用,东电亏损1.25万亿日元,原社长清水正孝引咎辞职。2012财年,继续亏损7816亿日元。

  为了筹集事故赔偿金,不堪重负之下的东电,不仅出售了1116处旗下房产,还将民用电价提高10.3%以增加收入。2012年,日本政府为了避免东电破产,使其继续开展福岛核事故赔偿及反应堆报废工作,向东电注入了1万亿日元(约合人民币815亿元)政府资金,完成了实际国有化程序,第二年,东电扭亏为盈,业绩开始复苏。

  截至2020年3月31日的2020财年,东电营收62414亿日元(约合人民币3747亿),净利润至507亿日元(约合人民币30.4亿),在全球500强企业里面排名第188位。

  相比2019财年,收入同比下降了1.5%,利润下跌了77.8%。

  东电将利润下滑的原因之一归结为电力销售下降,2020财年东电电力销售(综合)同比下降3.5%至2223亿千瓦时。

  “在节能技术普及的带动下,国内能源需求持续下降,由于零售电力竞争进一步加剧,集团在本财年继续陷入艰难的商业环境。”东电在财报中表示。

  另外,还需要支付的巨额事故处置和善后费用。东电在财报中指出,包括清除燃料碎片相关的支出,核事故补偿费用以及与决定退役福岛第一核电站相关的损失,导致2020财年计入了6093亿日元的特殊损失。

  同时,东电也计提了5230亿日元灾难损失准备金,包括福岛第一核电站事故解决和退役的费用5043亿日元,1号至4号机组报废的费用和处置核燃料费用64亿日元。

  《21CBR》从东电的官网发现,在福岛核事故之后,东电开设了“关于福岛的责任”栏目,其中涉及赔偿、除污、复兴推进及福岛复兴本社四个栏目,披露事故之后进行的相关工作。

  数据显示,截至2021年4月9日,东电已对福岛核事故支付赔偿金约100116亿日元(约合人民币6000亿)。

  选最便宜的处置方式?

  10年过去,福岛核电事故影响仍在持续,东电承担的赔偿与清理工作也在持续。对于东电来说,后续资金压力只增不减。

  福岛核电站的核污水主要有三个来源:反应堆原有的冷却剂、事故后为持续冷却堆芯而新注入的水、渗入反应堆的地下水及雨水。

  10年以来福岛核电站内部经处理的核废水储量为125万吨以上,放在1000多个核污水废桶中。由于地皮制约,现在东电可以新建储存罐的最大储量为137万吨。按照每天新增140吨污染水估算,东电预计2022年9月将达到储存罐上限的137万吨。

  对于为何不扩大储水罐的地面储存面积,东京电力称,一是管道设计存在问题,无法扩建核电站场地,二是没有土地。综合法规、技术及时间等因素之后,日本政府曾考虑过多种处理方案,比较合理的是排入海洋、以蒸汽形式释放两种方式。

  东电认为,二者中排入大海的方式将是最可行、最经济的,排入大海只需耗时91个月、花费34亿日元成本,蒸汽释放则需120个月、花费2431亿日元。

  东电此前表示,借助ALPA多核素去除设备,核废水中大部分放射性元素经过处理后可以被去除,无法去除的放射性同位素“氚”会经稀释后排出。

  运作流程是:先将经过其它净水设施处理的污水使用ALPA,尽可能去除污水中除氚外的其他放射性核素,在对氚和其它核素活度浓度检测,确保满足相关排放标准后,再利用海水将污水中的氚活度浓度稀释。

  国际环保组织的报告指出,氚会“大幅增加人类的集体辐射剂量并且存在损害人类DNA的潜在危险”。根据东电发布的报告,污水中氚的平均活度浓度为每升73万贝克勒尔。

  日本方面宣称,排放时水中所含氚将被稀释到国家标准每升水中氚活度6万贝克勒尔的四十分之一以下,为世界卫生组织饮用水标准的七分之一。

  尽管日本政府和东电均强调处理技术是安全可靠的,但实际效果还存在争议。国际环保组织绿色和平发文指出,东电的ALPA既不能去除氚或碳14,也不能完全去除其他放射性同位素,如锶90、碘129和钴16。这些放射线元素一旦超过安全标准,都会对人体造成伤害。

  除了核污水排放,对东电来说,更棘手的问题在于反应堆的清理和报废工作。根据国际废堆研究开发机构(IRID)的研究,共有257吨的核燃料发生堆芯熔毁,熔毁后的燃料棒和其他金属物质混合,总重达到880吨。

  2020年3月,东电出台了《中长期路线图》,目标是彻底清除1~6号机组所有燃料及残渣。目前还剩1号、2号机组乏燃料池中乏燃料棒,以及三个机组堆芯熔毁后的燃料残渣,如果一切顺利,2041年至2051年将能够完成核电站的退役计划。

  长期且困难的善后工作,需要持续性的资金支持,对东电来说,这不仅是业绩恢复的巨大阻碍,也是难以承受的包袱。

责任编辑:王翔

原标题:核污水的始作俑者日本东电年入3700亿排海只因最便宜

“如果发现本网站发布的资讯影响到您的版权,可以联系本站!同时欢迎来本站投稿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