共享充电宝悄悄涨价!充几次可自己买一个,还用吗?

2020-12-02 17:05:47

  中新网客户端北京12月2日电(记者 张旭)“充了50分钟,要了我6块钱,以前一小时不是才一块钱吗?”经过了5年的发展,不少习惯了共享充电宝的用户突然发现,这不起眼又离不开的充电宝,不知何时已变成小小“吞金兽”。

  租充电宝吗?99元的那种

  平时喜欢刷抖音和微信聊天的吴女士,外出经常遇到手机电量告急的情况,共享充电宝的出现帮她解决了这一后顾之忧。但最近,她开始考虑出门多带一个充电宝。上周日,吴女士在北京朝阳区某商场吃饭,租借的充电宝只充了30分钟,就扣了3块钱,才觉得有点不对劲。“我记得去年还是一小时一块钱,什么时候涨了好几倍?”

  吴女士之前开通了免密支付,所以没注意过结算金额,她感觉自己不知不觉被割了韭菜。“如果不是朋友提起,我都没注意到涨价。按我这个使用频率,估计花的钱早就够自己买一个充电宝了吧!”

  吴女士在使用共享充电宝。中新网记者 张旭 摄

  与频繁使用共享充电宝的吴女士不同,何先生只是偶尔使用。在他的印象中,充电宝的租用价格一小时只要一块钱,使用很方便。但共享充电宝在解决燃眉之急的同时,也惹出过麻烦。

  “手机上显示附近网点可归还,但去了之后发现机器满了,有时候就忘记归还。”去年9月,借了一个“街电”充电宝,附近网点一直没有空位,几天之后,何先生被封顶收费99元,该充电宝归他所有。“但其实这种普通充电宝根本不值99块,遇到电商平台打折,五六十块就可以买到一万毫安的快充移动电源。”

  京东上的各类充电宝价格截图。

  除了没有归还导致被迫回购充电宝,在黑猫投诉上,有消费者还遭遇被收99元的情况。“去年用了一次咻电共享充电宝,当时显示归还成功,扣了4块钱,最近又想用的时候显示我上次没有归还,现在还要扣我99块。”

  黑猫投诉上,有消费者表示自己去年归还充电宝,今年发现被扣99元。

  涨声一片,最高涨五倍

  针对共享充电宝涨价一事,记者咨询了多家企业。街电的客服表示,最近是有部分柜机价格轻微提升,是不同区域的门店根据市场情况调整收费标准,不是平台统一提价。怪兽充电也表示,不同商家有不同收费标准。

  为了验证上述答复,中新网记者近日在北京的旅游景区、商场等场所进行了走访,发现共享充电宝的价格与所处地段关系密切,且各家存在不同程度上涨。

  用户在商场归还共享充电宝。中新网记者 张旭 摄

  具体来说,“街电”每日封顶价格从20元涨到了30元;除旅游景区提升至5元/小时以外,其余人流量较大的地点均提升到了3元/时。

  “来电”的每日封顶价格20元未发生变动,每小时价格提升至2-3元。

  “美团”虽然是充电宝市场新玩家,但走的不是低价路线。在旅游景区高达6元/时,其余人流量较大的地点为3元/时。

  “怪兽”每日封顶价格28元,仅次于“街电”;值得注意的是,该品牌单位时间价格不分场所,均为每小时4元。

  从走访情况来看,各家使用价格出现普遍上调。与此前“每小时一元”的价格相比,“美团”充电宝价格最高涨了五倍。

  北京朝阳区一家书店内摆放的共享充电宝。中新网记者 张旭 摄

  在中国商业经济学会副会长宋向清看来,共享充电宝涨价的原因主要是市场需求增加,而新增供应不能满足需要,加之维护保养的成本不断提高,导致共享充电宝涨价,这些是纯市场行为,是企业参与市场竞争的策略和手段。

  但宋向清也表示,由于共享经济领域很多属于新生事物,许多法律问题没有在法律条文中体现,导致部分共享充电宝等共享经济出现监管不到位、监管力度不够等。因此,加大监管力度、加强监管效果是必由之路。

  谁在闷声发大财

  共享充电宝是搭着“共享经济”概念的东风起飞的。2014年,戴威创办ofo,让“共享经济”模式走入大众视野。也是在这一年,来电科技成立,成为第一家共享充电宝企业,随后越来越多玩家加入战局。

  在经历了王思聪“共享充电宝能成我吃翔”的质疑后,2017年,怪兽充电、小电、街电、来电四家企业拿下总额10亿元人民币的融资。随着中小玩家的出局,到2019年下半年,基本形成了以“三电一兽”为头部的市场格局。

  天眼查专业版数据显示,与关键词“共享充电宝”相关的项目品牌共有160个。但据Trustdata数据,2019年,“三电一兽”四家公司已占据共享充电宝市场96.3%的份额。这四家公司中,街电以28.6%的市场份额排名第一,小电和怪兽分别以27%和25.1%的份额紧随其后,来电以15.6%的市场份额排名第四。

  “三电一兽”占据了绝大部分市场份额。图片来自前瞻产业研究院。

  在扩张的几年间,为了培养用户习惯,各家不约而同采取了低价模式。“前半小时免费”、“一小时只要一元”的策略遍布整个共享充电宝市场。

  为了能够入驻更多店铺,代理商给商家开出了足够有吸引力的条件。北京海淀区一家火锅店的负责人告诉中新网记者,他们餐厅里安装了两个24个充电宝的充电柜,与品牌商签的是7成收入的合约。

  该负责人给记者算了一笔账,如果一个充电宝一天被使用5次,按单次使用费3元计算,两个柜机每月能给火锅店带来大约1.5万元的分成收入。

  至于KTV这样的娱乐场所更是共享充电宝商家的必争之地。代理商为了入驻,除了分成70%-80%,还会额外给一万元入驻费。但即使如此,由于单价较高,也可以在半年内收回成本。

  王思聪曾不看好共享充电宝行业。图片来自陈欧微博。

  商家盆满钵满,共享充电宝企业更不必说。艾瑞咨询数据显示,2019年共享充电宝行业完成79.1亿元的交易总额,同比增长141.3%,行业头部的四家平台均已实现盈利。

  2017年,在聚美优品创始人、街电董事长陈欧投资“街电”时,王思聪并不看好共享充电宝这个行业。如今共享充电宝却普遍涨价,像共享单车行业一样进入“收割期”。当初放了豪言的王思聪如今又是何感想?

  艾媒咨询预计,2020年中国共享充电宝用户规模达4.08亿人。但问题在于,涨声一片的共享充电宝,还能吸引到这么多用户吗?(完)


“如果发现本网站发布的资讯影响到您的版权,可以联系本站!同时欢迎来本站投稿!